摘要:
志平,你好!

看到你关于《国丧》的回复,我很满意,很高兴。
其实在我们两次三个多小时的通话中,我始终不认为是你贴上别人的作品。就以你我当年的交情,根本不需要贴拿些扔掉的废片,你跟我说一声,我会给你精放更好的。
小韵收藏的一套《人民的悼念》画册中的黑白精放片,其中有一部分也是我帮助小韵精放的。
在此次侵权事件中,真的,你也是著作权和名誉权的受害者,我们应对我们的著作权和名誉权的被侵害,讨一说法。
同时,我们也要为所有摄影人的权利,做出点什么。
如果这事发生在年轻人身上,事情的结果将会怎样?
在此,我很满意,我不用在等待、等待、再等待,其实我比所有的人更急于看到你的回复(为此,我血压都升高了)。
在我《之四》文字中的表述,你看到了,此处不再赘述。
祝一切安好!

回北京见!

晓斌
8月2日晚9时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