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里我不想说管理者,我也不想说资本。上层是国家政府的事情,它都会有更迭替换都会有变化,我们老百姓管不了。资本怎么逐利怎么玩,我们老百姓也管不了。但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要是整体都腐败了,极端的自私自利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WechatIMG26

从今年的“映·纪实影像奖”谈起吧。


那天在映画廊颁奖时我也讲到这个问题,但讲的不深入。这届“映奖”办的真不错。几个评委水平很高,人也都不错。我以前做过多次评委,很多时候是当一个摆设,上层要给你提出要评什么内容,什么主旋律啦如何如何。这次主办方的映画廊那日松没给评委任何暗示,充分让评委凭着自己的直觉和价值观来判断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我觉着挺好的,很公平公正。


IMG_2823

第二届映·纪实影像奖评委团。

左起映画廊艺术总监那日松、法国摄影家阎雷(Yann Layma)、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展览与收藏部总监艾琳·巴尼特(Erin Barnett)、纪实摄影家李晓斌、独立纪录片导演及作家徐星。


作为这届“映奖”的评委,当我看完整体片子以后,我当时心里边想的这次大奖应该是这个《无处安放》。评委开会讨论时,我发言时间比较长,主要谈这个共享单车作品。我说我们评这个纪实摄影奖的作品,应该跟社会现实有直接的关系,它要有对社会现实的明确指向性,作品要产生一定的社会效果和价值。当然最后得大奖的《怒海谋生》也很不错,从摄影技术技巧,拍摄的难度、时间上花的功夫,我觉得他也应该获奖。只是反映的话题没有共享单车尖锐。尽管我没有投票给它,但我尊重其他评委的意见。


IMG_2646s

第二届映·纪实影像奖大奖《怒海谋生》(右)和二奖作品《无处安放》(左)海报


我对《无处安放》比较偏爱,这里边没有任何私利因素,完全是这组图片不仅仅是在视觉上而是在更深的层面给了我很深刻的打动。这组作品的内容跟我们当下社会民众现实的生活,有特别直接特别紧密的一种联系。这种联系每个人可能感受不一样。我留意看了这组作品传播后的各种评论,比如有从资本的野蛮生长和逐利性方面来分析的,也有从政府公共管理的缺位来分析的。而我是站在另一个角度即“人”的个体来看待这一问题的。


我到现在还骑着一辆有40年车龄的“飞鸽”牌旧自行车。这辆旧自行车虽说不是经常的擦拭,但是我的私人财产,是我的一个交通工具,我对它有一种起码的感情。看了吴国勇《无处安放》照片里堆积如山被遗弃被破坏的共享单车,我感到不仅仅是震惊,而是感觉到恐怖。 我在想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到底哪里出问题了?难道真的是我们国家已经富裕强大到“厉害了我的国”宣传的那种程度了吗?


很显然不是的。因为我们现在还有那么多失学儿童和留守儿童,还远没有实现全民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还有那么多贫困人口……一方面物质还远远谈不上极大丰富,一方面又在肆意浪费着资源,这里面我们每个人的“个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么多共享单车被破坏被遗弃,它就不再是个别的现象,涉及到的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成千上万个人的问题。我们的国民基数太大了,我们有14亿人口,哪怕只是1%的话,就有1400万。这1400万人的心态如果出了问题,对整个社会的破坏力是十分巨大十分恐怖的。


我们的传统讲究的是艰苦朴素和勤俭节约。近十几年来,在国家稍微富裕一点的情况下,我们很多人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国民素质没有与财富同步提升,整体上反而下降了。传统的美德被丢弃,拜金、炫富、消费主义和自私自利充斥着社会。共享单车的问题就是在这种心态下人们对公共财产对社会财产的不尊重和破坏。说严重一点,是我们的国民素质整体上堕落了。 这里我不想说管理者,我也不想说资本。上层是国家政府的事情,它都会有更迭替换都会有变化,我们老百姓管不了。资本怎么逐利怎么玩,我们老百姓也管不了。但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要是整体都腐败了,极端的自私自利了,这个国家就完蛋了。还怎么谈进入世界前列?这是我觉得特别严重的事情。


这里就涉及到我们教育的缺失问题。从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角度,或者单从纪实摄影这个角度,我们有义务有责任,通过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相机,记录了社会的真实,反映出我们看到的问题,去告诉社会告诉看到你照片的人,给这个社会给民众有一些思想性的启发,达到一点点教育和启蒙的目的。


纪实摄影的内容包括形式都应该跟这个时代相吻合,跟社会现实有直接的对接性,否则纪实摄影的意义和价值又在哪里?几十年来,我一直强调我是一个摄影人,我更愿意从普通老百姓的角度去看待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历史。“映奖”之后《无处安放》由一组摄影作品引发成一个社会热点,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成为摄影界近些年罕见的一个现象。这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但完全在我的意料当中。这是让我感到安慰的,也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非常感谢《无处安放》的作者,他这个图片和这个内容,让我对当今社会也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包括我们的国民性,我们的教育问题,资本市场的问题,政府管理的问题……等等等等。我觉得通过这个事件,应该让《无处安放》这组照片得到进一步传播,让民众更多地了解,让社会各阶层从多种角度解读并对社会的进步起到一些作用。


最后我要对作者吴国勇说几句话。就说你得奖了,虽然不是大奖,你也别太高兴,太激动。你这次影像实践不错,并不代表未来。而且今后可能对你的压力更大,可能更艰难。因为你往前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你不能退回来,你只能往前走,这个山峰还很高很高,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山峰的顶在哪儿,前方未知的路还很长。 所以我要提醒你,在我们这个国家社会发展剧烈变革变迁的时代,还有很多社会现象是相类似的,你要埋头积累,好好用相机记录下这个时代的社会现象,记录下这个时代的社会特征。当你积累10年20年后就是你的财富。我常说我们摄影人要用作品说话,我们虽然不像潘石屹有多少个亿的金钱,但我们的作品应该比那钱牛逼。比如说我跟王健林站在一块儿,我不觉得我有任何惭愧,因为我给人类社会历史甚至文化,我有留下了我的作品,即使我人不在了,我的作品还存在,我不觉得我比他差。所以我觉得摄影人有时候真得把很多事情放开一点,想得透一点。


附:吴国勇《无处安放》视频和照片摘选

《无处安放》视频1′30″版


武汉洪山一号


武汉武昌

上海浦东

北京朝阳01

福州晋安泉头村04d

广州海珠05

广州天河

杭州下城13

合肥庐阳03

厦门同安11


评论区
最新评论